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知大方 >

[民间故事] 一粒纽扣

时间:2021-10-06来源:文化边界网

  发现三姨太红杏出墙后,马老爷碍于脸面不便声张,老谋深算的他想到了一个低调的办法去掉这块心病……
  
  1。寻找奸夫
  
  “恒升”茶庄的东家马文彰马老爷近日发现三姨太有点不同寻常,要么打扮得花枝招展风摆荷叶似的,一双眼睛更是柔若春水,要么红肿着眼睛好像刚刚哭过,问她哭什么,她却总说是灰尘迷了眼。
  
  这三姨太本是一贫家女子,生得唇红肤白身姿婀娜,马老爷一见之下便动了心思,她本死活不愿意,可恨父母一见马老爷送来的黄白聘礼早就点头如捣蒜,哪还由得了她,这么着便成了大她二十来岁的马老爷的小妾。
  
  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这三姨太如此打扮、如此神情肯定是动了春心,枯干如柴的马老爷拈着几根鼠须想了又想,越想越心惊,便暗暗在自家几进几出的大院中留心起来。三姨太从来足不出户,那意中人十有八九就是下人中的一个。说起来这马老爷可是个阅人无数的老江湖,一双眼睛毒得赛过蝎子,几番打量之后就锁定了一个叫小二哥的伙计,再让人私下一查,果不其然,这小二哥有两点十分可疑:一是他和三姨太的老家相距不远,两人很可能早就相识并两情相悦;二是,这小二哥当初是以极低的身价主动央求到“恒升”茶庄做伙计的,且他进入茶庄的时间正在三姨太被纳妾之后,显然他正为三姨太而来。
  
  想通这层之后马老爷大怒,他马某人的眼内岂能容得下一粒沙子?可片刻过后便冷静了下来:这事闹腾不得,否则丢的是他马某人的脸,坏的是他“恒升”茶庄的生意,得不显山不露水地耍些手腕,完美处理了此事。
  
  接下来的十多天,他跟三姨太寸步不离,不让三姨太有一星半点的时间脱离他的视线,不出所料,三姨太越来越神魂不定寝食难安,常常是举起筷子忘了搛菜,端起茶盏不思喝茶,显然她的心中已是饥渴难耐。马老爷看在眼内心头怨毒更深,再抽空出去看一原发性女性癫痫能治好吗眼那小二哥,果然跟三姨太是一副神情。
  
  眼看火候差不多了,马老爷便开始实施第二个步骤:独自外出了几天。他跟三姨太说是处理茶庄生意的事,实为让几天眼,好让早如干柴烈火的三姨太和小二哥苟合一下。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春风雨露喜相逢了。
  
  2。搜查纽扣
  
  三天后马老爷平山静水地回来了,一回来就叫过三姨太伺寝。一宿自是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当三姨太晨起穿衣时,他突然指着三姨太的小衣发作起来:“等一下,你小衣上的纽扣怎么会少了一粒?”
  
  三姨太心尖一跳,低头一看,可不是嘛,小衣上的纽扣果然少了一粒,便说道:“估计掉哪儿了,让我找找看……”
  
  马老爷连声冷笑起来:“掉哪儿了?哼,我想起来了,昨晚这粒纽扣就不在了。我记得这件配有西洋纽扣的小衣才买了不久,我离开家时还好好的,怎么只外出了三两天就少了一粒?快跟我说老实话,你是不是有了私情?这粒纽扣是不是在跟奸夫幽会时情急之下崩掉的?”
  
  一言既出三姨太脸色变得煞白,哆嗦着说:“老爷,我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有什么奸夫?老爷,你冤枉我啊……”
  
  马老爷下床来慢条斯理地穿好衣裳,说:“冤没冤枉你很简单,你只要跟我挨个搜一下那些下人们的床铺就行了,如果不幸在哪个狗奴才的床铺上找到那粒扣子,哼,那就怪不得我了,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三姨太一听抖得都快要散架了。
  
  吃过早饭马老爷叫过管家,让他带着所有下人的房门钥匙,陪同他和三姨太挨个查一遭,此时下人们都在外面忙活,所有房内空无一人,那小二哥在昨天就被马老爷打发得远远的收货去了。
  
  此刻管家一听诧异极了,忙问道:“老爷要挨个查房?您是丢了东西不成?”
  
  马老爷一摆手,淡淡地说沈阳癫痫病正规医院:“也没什么,你陪同就是了,不要再问。”
  
  才开始查房时马老爷是事必躬亲,亲自用拐杖抖开那些下人们的铺盖卷仔细查看,自然是一无所获,管家一头雾水地跟着,三姨太却一脸的平静。可当查到小二哥的房间时,马老爷偷眼看到三姨太的神色微微地变了。
  
  这时马老爷却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在门外背身坐下后捶捶腰说:“我累了,三姨太,你来查,查到了可不要私藏哦,待会我会搜你身的——管家给我倒杯茶,捶下腰!”管家一听忙递上茶,马老爷便埋头啜饮起来。
  
  三姨太一听,原本紧绷的神情顿时为之一松,她忙进屋上前小心抖开小二哥那薄薄的棉被,刚抖了两下,突然间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床被间赫然出现一粒小小的纽扣,与自个儿小衣上少的那粒分毫不差!这纽扣要是让老爷发现……三姨太不敢再想下去。
  
  而此时马老爷正背着身喝茶,管家也正低着头给他轻轻捶腰,老天爷可怜见!三姨太一时心头鹿撞,纤手一伸就把那纽扣悄悄拈了,樱唇一张吞了下去,因为老爷说了,事毕他会搜身的。
  
  接下来三人把下人们的房间全都查遍了,当然是一无所获,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三姨太突然捂肚叫痛起来,转眼间一头栽倒在地,脸色发青口吐白沫抽搐不止!
  
  马老爷和管家大惊,忙叫人过来扶了三姨太上床,又火速叫人去请医生,可是一切都迟了,当医生赶来时,三姨太早就香消玉殒了。
  
  死了人要报官,惊惶失措的马老爷当即叫人报了官,闻讯赶来的仵作很快就给出结论:三姨太因服下剧毒而亡。
  
  这事就奇怪了:马文彰和三姨太同宿同起,两人昨晚临睡前吃喝的都是同样的东西,今晨起床后也是如此,再往后三姨太便没有再吃过任何东西,甚至没有喝下一口水,这一点服侍老爷起居的下人包括管家都可以作证。那三姨太服下的毒从何而来?武汉哪家医院癫痫好
  
  官府一干人等头都想破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马老爷悄悄递过一袋金子,官府便立时有了结论:三姨太估计大概很有可能误服下了毒药,导致毒发不治而亡。
  
  当送走官家后马老爷拈须微笑起来,一向胡说八道的官府这回倒是说得一点也不错,三姨太正是误服下毒药而亡——就是那粒纽扣。
  
  昨天晚上临睡前,马文彰在三姨太的茶盏里放了些许安神入眠的药,然后趁她呼呼大睡时摘了她小衣上的一粒纽扣,淬上剧毒物,然后趁夜黑走进小二哥的房间,把那粒纽扣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进了铺盖里。为了不被人怀疑,那剧毒无比的毒药是他外出时买来的。
  
  然后在一大早便开始演戏,他知道三姨太无路可退,唯有吞下纽扣一条路。果不其然,算无遗策。
  
  接下来就该对付小二哥了。
  
  3。纽扣索命
  
  不久小二哥收完货回来了,马文彰暗暗观察他,却发现他并没有现出吃惊悲伤的样子,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副没事人的模样。这使得一向见多识广的马老爷暗暗吃惊,一时间简直有点摸不透此人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意外的消息:三姨太的坟给人掘了,尸体不知所终。
  
  马老爷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小二哥,可是捉奸拿双捉贼拿赃,这事无法明说,再者,他偷三姨太的尸首干什么?
  
  马老爷怎么也想不通,同时更加拿定了主意:斩草必须除根,这个小二哥不喜怒形于色,极有心机,必须加紧下手,问题是得想个跟除掉三姨太一模一样的好法子。
  
  他一边心事重重地想着,一边走进二姨太的房间,三姨太死了,二姨太重又受到了宠爱。见他进来,二姨太早就热情似火地迎上来,伺候马老爷坐下后又手脚勤快地倒上一杯香茶。
  
  马老爷一边想着心癫痫病人能做磁共振吗事,一边一连喝下几口茶,突然回过神来,发现不对劲:这茶有一股怪味。
  
  马老爷便问:“这茶哪来的?怎么有一股怪味?”
  
  二姨太一听忙说:“这茶就是咱茶庄上的啊,是刚刚小二哥送来的,他说老爷最爱喝这种茶,所以我就泡了,怎么会有怪味呢?”
  
  “咣”的一声马老爷手中的茶盏跌落在地,他嘶声问道:“你说这茶叶是谁送的?”
  
  见老爷如此失态,二姨太大惊,还不及回答,门口有人答腔了:“老爷,是我!”
  
  门口站的正是小二哥,他一脸平静地直视着马老爷,别人不知,马老爷却从他的眼内分明感受到汹涌的悲愤。
  
  小二哥说:“三姨太的坟是我掘的,我剖开了她的肚子,我想她会原谅我的,因为我们打小青梅竹马,因为我们早就海誓山盟,更因为我在寻找她死去的原因。然后,我发现她的内衣少了一粒扣子,而她的胃内正有一粒那样的扣子,我便取了出来。”
  
  马老爷浑身颤抖起来,坐都坐不住了,他的心脏一直不好。小二哥又说:“老爷,你心好狠,我只好跟你学了,把那粒扣子放在了茶叶内。老爷,我也在那粒纽扣上浸了东西,跟老爷你浸的一模一样,这就是你喝的茶内有股怪味的根由……”
  
  马老爷怪叫起来,想喊救命,想叫人抓住小二哥,可是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然后他再也撑不住,眼往上一翻慢慢倒了下去,开始肚子疼,开始口吐白沫、抽搐……
  
  二姨太厉声尖叫起来。
  
  官家人抓住了小二哥,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仵作红口白牙地说马文彰并没有一丝一毫中毒的迹象。结论是:马老爷是被活生生吓死的。在小二哥的强烈暗示下,他以为自己中了剧毒。
  
  在三姨太的新坟前,小二哥痛哭不已。

上一篇:你一定行

下一篇:怎样培养一个人的气度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