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鼠城记 >

乡下人 城里人

时间:2020-10-20来源:文化边界网

  1
  又到了野菊花漫山遍野开的时候。丁老汉挑担箩筐,站在村头高坡上,望着自己满田绽放的棉花,心里盘算:今年的棉花好,都拿去压皮棉,给城里的崽哩们打几床被絮……
  “老头子,崽打电话来了,过几天就接我们进城!”大娘的大嗓门像个广播筒,田间地头的乡邻围拢过来。
  “老哥,要进城了?好哦!”
  “村长,崽哩真孝顺!明年俺华崽大学毕业,要是能留城里,将来我也去享福!”
  “崽哩,你听见呗?辉煌叔要接爷爷奶奶进城了。你呀,要争气,好好读书,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苦啊!”
  村里人在羡慕之余,总会趁机教导自家的娃,在自己心里寄存一份希望。
  进城像一个结,结住了丁老汉所有的郁闷。一大早,雨后的秋凉丝丝的。丁老汉蹲在自家门口的麻石条上,手里掂一只竹烟棍,密集的竹节犹如他青筋暴突的手指,烟锅像一个狮子头,窝在手心里的那个装烟丝的黑夹子被摸得白晃晃的,烟夹子里总会藏着几根竹签和一个耳勺子。烟棍是他从背后竹峦里精选出来的,竹峦是他当生产队长那会号召大家种的,烟夹是大哥去世前送给他的。崽哩们出息了,一条条高级香烟往家搬,可丁老汉依旧吸着那黄烟棍,想要他扔掉烟棍就像要他命一样。
  丁老汉吸旱烟过瘾,像要把烟油子都吸到肺里去。吸完一袋,啪啪啪在麻石上磕烟锅,石条上都磕出了一幅画。磕罢烟锅,他背着手踱着方步满村晃悠,就像他当小队长时一样视察,顺脚就迈进喜福家。他用竹烟棍磕着床沿:“喜崽哩,太阳照着你猴子屁股了,还睡?”
  喜福一骨碌坐起来,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喜福就敬畏丁老汉。“大爷进城后,再也唠叨不到你了。你呀,看看咱村谁家没盖楼房,这破瓦房还是人呆的地吗?连个猪窝都不如!都奔四的人了,不要整天耗在麻将桌上,也该正经处家!”
  训完喜福,又去村东四泉家。还未进门就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腊梅撞了个满怀,腊梅一见村长就慌筋。丁老汉把竹烟棍倒插在裤腰带上,“女崽哩,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还整天在外疯。你家四泉拼死干活,赚两个钱不容易。外面摇钱树,家里聚宝盆,你不要看四泉老实,人怕伤心,树怕伤根,安稳过日子好哇!”
  在海生家出来,丁老汉还不忘去看望村头那伴他七十载的老香樟树。他默数着打小父亲教他数数的那条麻石台阶,信步转到那土砖砌的牛栏边。大牯牛是田地到户时,他和他大哥用五斗米在邻村换来的小牛犊。他摸着大牯牛的牛角,自言自语:老兄啊,你说我该不该进城呀!都说叶落归根,这把老骨头还要去城里蹭?唉,你就乖乖跟着二侄,别犯倔,会多挨鞭子啊!
  朝霞映在门口塘里,漾得肥嫩的鸡油鸭油五彩斑斓。浣洗的媳妇们叽叽喳喳笑着:“大娘,又杀鸡,又宰鸭,么时进城呀?”
  “今朝,大崽哩开车来接!”大娘满脸的皱褶弯出了心底的快乐,“他大婶,赶明儿俺俩老倌进城了,帮忙照看房子哈!大妹子,俺柴房里还有很多劈好了的板柴,可以拿去熬糖!他大姑,下回进城买年货就不要上饭馆了,去俺家吃饭啦!”
  日头刚过门槛,大儿子辉煌就开着一辆小卡车来了。丁老汉靠着竹椅,猛吸着黄烟,嘟囔着,“还真想把整个家搬走呀!”
  车子刚停住,乡邻们都围过来了。
  ——村长,这是今年刚收的花生带去给城里的孙子们吃。
  ____大娘,这是去年存下的糯米粉,还有豆鼓,香着哩!
  ____大爷,这是俺昨儿摇落的桂花,呛着糖,新鲜呢!
  小卡车装满了大山的朴实,扔下丁老汉无限眷恋和牵挂,缓缓转过山头,往城里开去……
  
  2
  小卡车七转八拐,一样的高楼,一样的街道,弄得丁老汉像进入了迷宫。“城里的弯弯肠子真是多,还是俺们村好,我站村头高坡上喊一声,全村都能听见。”丁老汉摸摸竹烟棍忍不住又想抽。
  高楼四墙缀满了闪烁的霓虹灯,五彩斑斓在流转。
  “城里真是好,夜上比俺村的白天还亮!”大娘由衷赞叹。
  “照这么亮,怕鬼啊?”丁老汉很不满意这样的浪费,边嘟囔边想着:村里虽然家家都装了电灯,可用的都是十来瓦的灯泡。为了省电,庄稼人都早早收工,早早上床,看个电视,也要把灯关了。
  丁老汉把摸出的竹烟棍又插入裤腰,板着脸,怎么看这城里怎么不顺眼。小卡车停在小区里,小区进进出出的人谁也不拿正眼瞧一瞧,更别说上前搭把手。城里人怎么都这样?上车时,乡邻可是抢着来帮忙!
  外公外婆进城,外孙女芷�S像个小麻雀,跳上跳下,叽叽喳喳。见着外婆,上去就绕着脖子亲得叭叭响,弄得外婆像个小媳妇,害羞了。
  “外公、外婆,去我家住吧!我家房子大着呢,楼上楼下,方便,还可以跟我爷爷奶奶作伴!”芷�S心里纯净得像山泉。
  “好,轮流住,先在两个舅舅家住,再去你家住。”外婆笑得合不拢嘴。
  大儿子辉煌当年考上大学,丁老汉杀猪宰鸡摆了十几桌酒庆祝,还放了通宵电影。儿子终于辉煌腾达了,当多大的官,丁老汉不知道,只知道在家很难见着他,想见得在电视里找。大儿媳艳萍前几年下岗了,夫荣妻贵,现在也安排进了非常不错的单位。宝贝孙子佳晋秉承了父亲的书性,上了重点高中。
  家里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住的是高档小区,房子是典雅的复式楼,推开朱红闪亮的双层防盗门,毛绒绒的拖鞋一溜排开。清一色的红木家俱,旋转式的木扶手楼梯,耀眼的水晶灯悬在立体式的客厅正中,电视机居然比家里的八仙桌还要大,米黄色的真皮沙发上铺着绣花的毯子。最让大娘眼前一亮的是那盆米兰,且不说那浓郁的花香,单是那描绘得栩栩如生的大青花瓷盆,就值不少钱。
  媳妇艳萍领着俩老进了客房。落地式玻璃窗,蓝色绸缎刺绣窗帘用蝴蝶结挽起,微风拂起,吹动着那薄如蝉翼的白纱,两盏小巧别致的兰花壁灯,把房间照得温馨极了。这席梦思床真够大,大娘忍不梧州哪儿治小儿癫痫好住用手摸摸床上的被子,软乎乎的,跟蚕丝样滑溜。客房都是如此的豪华,媳妇房间肯定更好!大娘探头发现媳妇房间门关着。嗨,城里就是城里,哪像乡下人那么随便,别说房门不关,就是大门都不上锁。
  “爸、妈,床上是蚕丝被,如果晚上觉得冷可以在衣柜里再拿一床搁上面。”艳萍不是很乐意接他们来,既怕他们不爱干净,又担心他们唠叨,但她不敢小瞧乡下出身的丈夫,自己的工作是丈夫给的,丈夫的父母不能得罪。
  丁老汉和大娘相视无语。大娘想的是,千层底的布拖鞋哪能进得了这家的门。丁老汉想,棉花田里的棉花看来是用不上了!莫名的失落在这对乡下来的老头、老太太心里赶也赶不走。
  丁老汉俩对这媳妇一直很愧。两口子结婚,别说三金二银,就是买张床的钱都给不起,媳妇生孩子,家里农活丢不开,全靠媳妇娘照看。现在进城了,得好好让媳妇轻松轻松。俩老躺在软绵绵的席梦思床上便分好了工,丁老汉负责买菜,大娘做饭洗衣服拖地板。
  家有老,是个宝。艳萍的日子过得像皇后,下班回到家,饭菜已上桌,吃完饭,碗一推,就可以开始烫电话煲,烫完一两小时的电话煲,就开始梳洗打扮,说是去减肥,其实就是去跳舞。丁老汉很看不惯那些扭腰摆姿的女人,可儿子不反对,他这个做公公的自然不好言语。
  丁老汉没事可做,电视看多了也腻,躺在软软的沙发上,闭着眼就是那山背后的竹峦,还有那条老水牯,赶不走,挥不去。一尘不染的家让他憋息,他揣着竹烟棍,背着手,到小区里晃悠。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一张熟识的面孔,喧嚣的车流,听不见一声熟悉的问候。怅然若失的他靠在树荫下的长椅上,忍不住摸出竹烟棍,狠狠地吸着旱烟。吸够了,看看头上小得可怜的蓝天,小声嘟囔着:他妈的,这哪是来享福,简直是进了监狱,明天我就回乡下去。
  “佳晋,去那家网吧?”一群学生骑着车子一阵风刮过。
  佳晋!是俺家的佳晋吗?丁老汉急忙抬起头寻找,可哪儿还能看见身影。“上网?这可糟糕,电视上说上网跟抽鸦片一样,上瘾后就等于废了一个人,他夫妻俩只知道忙各自的事业,俺可不能糊涂,得摸清这鬼崽子的底细。”
  丁老汉顿时觉得有了一份责任,回乡下的念头全没了。饭桌上,他故意问:“佳晋,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一定要超过你老子,考个好大学啊!”
  没等丁老汉把话说完,佳晋就把碗啪的放在桌上:“没胃口,不吃了!”
  “你这个死老倌,唠叨什么呀?”大娘一见,赶忙出来圆场,“宝贝,你吃饭,奶奶炖的板鸭可好吃!”
  “滚,滚回乡下去!”
  好心变成驴肝肺,大娘受不了孙子的吼叫,真收拾行李准备回老家,李老汉拉住她:“一个孩子的话你还较真?要走也得等崽哩回来再走,还可以去老细家住住!”
  “你等崽回来,俺走!上午细媳妇玉琴打电话说老细去进货了,听她口气想俺去帮几天忙。”一向顺着老伴的丁老汉只好看着大娘提着包出门了。
  3
  进城这么些时日,只字不识的大娘居然学会了打的。过了几个红绿灯,就到了细崽辉松居住的馨香小区。细仔哩似乎有先知先觉,上次看娘时就留下一套钥匙,说在哥那儿住腻了就来这住。
  推开门,李大娘吓了一跳,以为老细家里进小偷了。只见沙发上、茶几上,甚至床上全都是衣服,拧起来一看才明白是儿子店里卖的新衣,再看阳台的水池里还浸泡着一大盆脏衣服。整洁惯了的大娘放下手里提包,挽起袖子就清洗起衣服来,边洗边嘀咕着,这个浑婆,乡下女人都不会把内裤袜子揉在一起……
  那年,弟弟辉松中考失利,姐姐文英考上了大学。是让儿子重读初三,还是送女儿上大学?家里实在凑不拢两个孩子的学费。丁老汉愁起来烟瘾更重,越咳嗽越抽,越抽越咳嗽,整晚磕烟窝,床前的踏板都积满了一层烟灰。
  睡在谷仓上的辉松暗暗抹眼泪。第二天,辉松收拾了几件洗换衣服,跟着二堂哥去汕头做泥工,那年,辉松才十四岁啊!这么小的孩子就得外出打工,哪个父母不心疼!大娘在灶膛前哭,丁老汉蹲在门口的石墩上抽得肺都快咳出来了。
  辉松先是每月几十元,后来每月几百元往家寄钱,说是给姐凑点学费,给父母贴补点家用。大娘把那钱放床上一张一张铺平,似乎在抚摸着儿子冻伤的手:天又冷了,整天泡在水泥浆里的手又冻肿了吧?在家里,娘可以灌个热盐水瓶给你捂捂,可你在千里之外,娘想给你暖暖都够不着了!这钱娘给你攒着!大娘抹着眼泪,把平整好的钱放在樟木箱底,加上了小洋锁。
  那年,大娘胃出血,箱底的钱也舍不得动用分文,硬是撑着用乡下人的土方子医治。攒到三十万时,丁老汉不再让辉松做泥工了,说,崽哩,拿这钱去城里盘个店吧,然后再娶个媳妇!
  辉松把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店铺有一间变成两间。蓬头垢面的农村娃也成了英俊潇洒的小伙子,还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城里姑娘。
  漂亮当不了饭吃。眼前这乱糟糟的家还真让大娘看不惯。辉松进货回来后,看见老妈在家,忙里忙外得张罗着弄吃的,心里高兴,可惜细崽哩言语短,笑了,便忙自己的去了。
  玉琴从店里回来懒洋洋得翘着二郎腿等饭吃,大娘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故意拿个抹布在媳妇面前晃来晃去,用斜眼瞪她。唉,真得让儿子带她下乡住段时间,看看乡下的媳妇是怎么做的!俺结婚四十年了,从来没有让他爹进过厨房。
  大娘是越抹越来气,砰,桌上刚泡好的参茶打翻了,滚烫的水溅到大娘脚上,也洒到媳妇腿上。玉琴一蹦三尺高,眼睛瞎了?没人让你做事,装什么样子!
  憋了几天,大娘也忍不住了,大骂,变个女人钻出世,不做饭,不洗衣,摆作谁?
  媳妇的话就是圣旨,辉松从来不敢不听。今天居然被奚落,玉琴扬起手就要打大娘。辉松赶忙跑过来,拦住玉琴,不满地瞪着娘,为什么呀?
  你个白眼狼,娶了媳妇忘了娘!娘骂她是心疼你!大娘一屁股坐沙发上,撩起裤腿,看着还红肿的脚背,怎样治疗抽搐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这儿不是俺呆的地方,还能去哪?大娘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辉煌家是不好意思回去,老头子固执地想要管教佳晋,一个人回乡下,村里人会怎么看我?唉,还是去女儿文英家吧!都说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媳妇毕竟是从别人肚子里钻出来的。
  4
  文英是山村鸡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是村里头一个女大学生,不仅长得俊秀而且聪明能干,毕业留在城里,婆家是领导干部家庭。迎娶的场面当时轰动了小山村,九部桑塔纳排成了一条长龙。那时只有县长才有桑塔纳坐啊,前面还有两辆崭新摩托车开道,那气势不亚于省长出巡。
  丁老汉是个实在人,不喜欢那么张扬,送孩子读书已经掏空了家底,他拿不出很多的嫁妆。亲家母秀梅说,女儿现在是麻雀跌进米箩里,不愁吃不愁穿,嫁妆不要置办,彩礼我们也不给。弄那么多婚车也只是装面子,多派些人过来就好,我们定了全城最好的酒店,准备了四十八桌酒席,酒店的总统间一般人是定不到的!亲家母说话很现实。亲家公忠平说了一句实话,送女儿读书是最好的嫁妆!
  话虽这么说,可大娘担心城里人会看扁女儿,也怕拌嘴时婆婆会溜话。大娘糊布蜡,剪鞋圈,纳鞋底,整整做了十二双鞋子,公公婆婆,大姑子,小姑子每人都是两双,还东拼西凑弄了几床棉絮,买了水仙牌落地风扇,蝴蝶牌的缝纫机……
  乡下嫁女儿作兴哭嫁,哭发哭发,哭得越好女儿家越会兴旺发达。文英是大娘唯一的女儿,自然是心头肉,大娘哭是真哭,十几年积攒的眼泪一夜流尽了。大娘边哭边教女人怎样做个好媳妇,囡呀,明天你就是孙家的人了,要孝顺公婆,要照顾姑子,要体贴丈夫,不要跟公婆顶撞……
  转眼间,女儿已嫁到孙家十五年了。虽然女儿多次要老俩口来住些日子,可大娘没在女儿家住过一晚。不是不想,而是觉得女儿跟公婆在一起生活,公婆都是领导干部,退下来了,还有领导架子,大娘最怕摆架子的城里人。
  今儿不是真没地方可去,大娘不会投奔女儿。女儿家盖的是三层小别墅,满园的花红柳绿,香气扑鼻,身影刚到门口,里面的狗就在拼命狂叫。进去还是不进去,大娘犹豫了。
  “谁呀?芷�S外婆来了!快,快进来!”女儿的婆婆秀梅笑眯眯地拉开了门。秀梅跟大娘一般年纪,却保养得非常好,看上去要年轻二十岁,白皙的胖脸蛋上没有一点皱纹,一身蓝底碎花套裙,黄金手镯合着高跟鞋叮当作响,一双手像莲藕一样白嫩,一看便知道是不做家务的。
  大娘早知道家务活全是女儿做,俩老退休后也不帮把手,家里的饭菜非要等到女儿下班来做。女儿有时会在娘跟发发牢骚,大娘是明白人,娶个乡下媳妇听话,会伺候人。麻雀不是跌到米箩里享福,而是趴到灶台掌巴铲。大娘是乡下人,乡下人总是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棒槌抱着走。娘开导女儿,不会累死人,只会气死人,敬老得天地!
  大娘看着亲家母虚伪的笑容,想缩回迈进去的脚,但还是问了一句,文英在吗?俺身体不舒服,想在这住几天。大娘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找这样的借口。
  “好呀,女儿家就是您家,文英在厨房。您坐会儿,我去喊她出来。”看着红肿眼睛的媳妇她娘,秀梅盘算开了,该不会真得了什么严重的病吧?是不是儿媳妇担心她拖累,把她赶到女儿家来了?这可不行,我家房子还是新的,可不能把不吉利带到我家,更不能扛这个包袱!
  秀梅把在客厅看电视的忠平拉到房间,小声嘀咕,她娘病了,我刚才笑脸迎她,不好再赶她,我唱红脸,你唱黑脸,想办法把她撵走!忠平管什么红脸黑脸,板起脸对大娘说,有病去医院,我这不是医院!
  大娘脸上挂不住了,站起来想分辩,话到嘴边又了咽回去。谁长嘴巴不会说话?手一叉脚一跺,那架势大娘也会。可大娘明白,如果还嘴必然会撕破脸皮,撕破脸皮大娘不怕,可她苦女儿!只好强忍着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提起包出门了。想到进了女儿的门,见不到女儿的面,大娘眼泪再也忍不住往下流。
  文英从厨房窗台看见母亲的背影,纳闷,娘来了怎么不告诉我,怎么又急匆匆走了?
  文英赶忙关了煤气追出来,妈,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了?您哭了?
  大娘泪眼望着一串疑惑的女儿,用衣袖擦干眼泪,强笑着说,没事,是一粒沙子进去了。你去弄饭吧,菜糊了,你大哥还等着俺去吃饭。
  文英呆呆得看着母亲很快消失的背影,似乎明白了什么。
  5
  大娘黯然回到辉煌家,丁老汉赶快接过提包,高兴地冲书房喊:“崽哩,你娘回来了!”
  结婚四十多年,丁老汉对老伴的了解比对自己还清楚。心善却藏不住事,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自尊心特强。他不想点破,心里却在骂:哪个鬼崽子给她气受了?等我知道一定要用竹烟棍敲破他脑壳!吃饭长大的还是吃屎长大的?
  关紧房门,躺床上。丁老汉说,现在可以说了。大娘说,说可以,你也只能放在肚里。丁老汉笑道,半截身子都埋进土了,还不相信俺?大娘絮絮叨叨把几天的气抖落出来。媳妇的气没有什么,媳妇是别人的肉,女儿是自己的心头肉,原来女儿说在婆家为佣为仆,自己不信,现在自己被她公婆赶出门,才清楚女儿过的是什么日子。城里人怎么就瞧不起乡下人?
  丁老汉翻身起床,从枕头底下翻出竹烟棍,猛抽起来,满房的烟雾,浓得化不开。
  丁老汉想起一年前的一次吵架。
  女儿在学校开会,一点多到家。一进家门,看见老公翘着个二郎腿在看报纸。二楼大厅,俩老吃着零食,眉飞色舞在看电视,一副悠然自得等饭吃的样子。女儿有点窝火,但没言语,脱下外套围起围裙进了厨房。清早,买好的菜依旧搁案板上,电饭煲里还是生米。文英是边洗菜边唠叨,这么晚了,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进厨房呢!哪怕是把电饭煲插上,把菜洗下也好呀!我又不是你们家的保姆……
  公公闯进厨房,突然吼起来:“唧哝什么?你不服侍我们,难道要俩老倌服侍你?不愿意就滚出去!”
  女随州哪个癫痫医院好儿没吭声,刀切着砧板咚咚响。
  “不服气?反了你不成!”公公没有放过的想法,倒有继续升级的意思。似乎是没有绝对的顺服就没有绝对的权威。
  “你要造反?”婆婆张牙舞爪冲进厨房,拿起案板上的筷子朝女儿头上砸来。
  女儿顺手拿起盘子去挡,啪的一声,盘子碎了,飞溅起来的碎片,不偏不倚在婆婆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骑惯了高头马的婆婆咆哮起来,上前一把抓住女儿的头发往外就拽。
  丈夫听见动静也闯进来,看到母亲脸上流着血,一巴掌摔到女儿脸上,女儿脸上同样浮现四道血指印。
  俩老倌似乎还不解恨,一个乡下来的媳妇居然敢爬上头,这还得了!婆婆不去处理伤口,又故意弄乱头发,穿上一件破了的旧衬衣,拉着公公就出了门。
  婆婆在女儿学校撒起泼来,教导主任,年级组长全过来劝,她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你们瞧瞧,文英在家打公骂婆,好吃懒做,我脸上的血痕就是她用刀划的……
  听的人都直摇头。女儿无颜在学校呆,一气之下回到娘家。女儿只能对娘诉苦:“娘,我不是故意的,我想送婆去医院,她却跑到我学校去闹。”
  丁老汉猛地一拍竹烟棍,吼道:“欺人太甚!亏了当年还是领导干部,丑了丫鬟就不丑小姐?”
  第二天,老公赔着笑脸来接女儿。娘劝女儿:“都当爹娘的人了,接你就回去吧!”
  丁老汉心一软,便让女儿回去了。这回可不一样,不把乡下的爹娘放在眼里,树洞里钻出来的不成?
  第二天,丁老汉喊住准备上班的儿子:“崽哩,今晚早点回来,记得给你细佬弟打电话,让他带老婆也过来。叫你妹妹也过来!”
  “有事明天再说,晚上我要开会。”辉煌没有在意,说完便要出门。
  “你家事都处理不好,何来谈国事?”丁老汉乌着脸冷笑。
  爹的这张脸辉煌见得太多,他从来就没有拧赢过这张脸色。他苦笑说,好吧,我请假。
  玉琴过来是十二分的不乐意。
  “你们忙得很,但一些事不说,你们还认为爹娘跟你们讨饭来了。”丁老汉拉过一把高背木椅,扫视着一周自己这根藤上的儿女说,“老爹老娘是被你们风风光光接进了城,来享福!”
  辉煌是丈二和尚,拉拉老婆艳萍的衣角,艳萍也不知唱的是哪出,茫然摇摇头。辉松耷拉着脑袋,玉琴嘴一撇,满不在乎。
  辉煌打断说:“爹,有话您就直说。接您二老进城是我提出的,辉松也很赞成。您二老为我们吃了一辈子苦,接进城当然是来享福。”
  丁老汉说:“说得好!俺当然要说。你问问你娘,这几天她受了哪些气!”
  儿女们都看着娘。
  大娘苦笑着说:“莫听你爹,俺受了什么气!”
  丁老汉说:“要你说你不说,在房里对俺抹眼泪做么得?不说是吧?那你们说!”
  客厅里静得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清脆的叮当声。
  丁老汉心里的怒火往外窜,说:“你们不说是吧,俺说了。玉琴,听说你的手扬上了娘的头?”
  玉琴唧哝:“没人要娘做事,做就做呗,唠叨不够,还把一杯水打翻在我腿上,到现在还痛。”
  丁老汉冷笑问:“这就是你要打娘的理由?”
  辉松赶忙为玉琴解围,说:“也没打到娘,至于这样兴师动众?”
  丁老汉站起来,抡起巴掌重重打在辉松的脸上,骂道:“俺打你这个没有骨气的东西。俺与你娘结婚几十年,指头都没有摇上你娘的头。你就这样宠老婆?娘的脚烫伤了你不管,抱着老婆的大腿哈气!”
  辉煌和文英赶紧上前拦住爹,劝爹,莫气,自己的崽您还不清楚?
  丁老汉瞪着辉煌和文英,你们的事俺等会再说,这样的门风整不好,俺一头撞死在你们的裤裆里!
  玉琴拎起包,含着眼泪就往外走。
  大娘流着泪拉住媳妇说:“你莫跟你牛脾气爹一样。”
  丁老汉吼道:“让她走!俺明天就去她家,问问她爹娘,是不是教她打公骂婆,如果是,俺丁家不希罕。”
  玉琴见丁老汉这样说,停住了脚步。
  辉煌眼看难以收拾,爹的脾气他知道,认死理。再说,爹是对的。父母对子女总是全心全意,子女对父母又有几个真正在乎了?更何况是婆媳。父母年纪大了,过去吃了苦,现在还能让双亲受气么!自己是长兄,不站起来维护爹,一个家族就散了。
  辉煌没有去拉谁,也没有去劝谁,而是大声说道:“爹什么时候说错过?丁家的规矩还是爹说了算!”
  老大表了态,丁老汉眼睛盯着辉松。辉松手摸着火辣辣的脸,含着眼泪轻声说:“爹就说咋办吧!”
  丁老汉这时气稍微顺了些,用平常口气说:“养儿防老,积谷防饥。爹娘能做得动不要你们管,做不动了,你们乖乖伺候着。特别是你娘,更得尊重点。进得丁家的门,就是丁家的人,媳妇也是一样,都是俺和你娘身上的肉,多跟你娘学,彼此尊重,勤俭持家,管好子女。佳晋叫奶奶滚回乡下去,小孩还不懂事,辉煌和艳萍要管教好,丁家出了不屑子孙,俺唯父母是问。”丁老汉眼睛一直看着玉琴。
  玉琴人不笨,趁机挽着娘的胳膊,说:“媳妇年轻不懂事,娘以后多教教!”
  丁老汉看在眼里,心里暗自高兴,继续说:“俺和你娘好胳臂好腿,在家太闲着会闷出病来的,想回乡下,又怕扫了你们的颜面,老大给俺找个看门的事做做。”
  “要钱我们给,看什么门,让人耻笑!”辉煌笑道。
  “看门很低贱吗?那就回乡下好了!”
  “好吧!我找找看。”辉煌有些无奈,来了个缓兵之计。
  丁老汉倒是没有深想辉煌的态度,嗓门又大了起来:“文英的事今天也非解决不可!”
  辉松闷葫芦里冒出一句:“文英也有什么事?”
  丁老汉瞪了辉松一眼,骂道:“你个混帐东西,就知道过自己的小日子。文英在婆家受够了气,你们谁知道?今儿个连你娘也给撵出来了!自从盘古开天地,别说俺丁家没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用5G时代 癫痫关爱迎接628国际癫痫关爱日出过这样的事,今古奇观上也不载!俺现在就去会会她公婆,看看是城里人有这样的门风,还是做领导干部的有这样爱好!”
  辉煌赶紧拦住爹:“家里的事您怎样说都行,别人家的事我们管不合适。您让文英今后怎么相处!”
  丁老汉怒冲冲说:“你妹妹是别人?天下也逃不脱一个理字!”
  俩个儿子见拦不住,只好跟着。文英闷不作声,自己还有何面目拦住爹?
  文英婆婆一看丁家来了这么多人,赶忙起身,嘴里的乖巧话正要出口,见丁老汉没有理她,又缩了回去。丁老汉冲着女婿嚷嚷:“打电话叫你隔壁母舅过来。”
  文英老公站起身来,笑着问:“外公来了!叫母舅有事吗?”
  丁老汉冷冷地说:“当然有事!”
  母舅从隔壁匆匆赶来,简单寒暄之后,丁老汉开腔了:“当初你们说俺囡麻雀跌到米箩里,俺不知道俺囡享了什么福?俺囡上课一站就是两个小时,回到家还得洗菜做饭。俺囡关节不好,痛得搬个凳子坐在灶台忙活,你们有谁搭过一把手?你们在台子上时,要忙工作,俺理解,可你们退下来了,臭架子还放不下吗?”
  文英公公冷笑道:“亲家这是什么话?晚辈做些家务,用得着你上门大动肝火!”
  “你们太不把俺女儿当人看!”大娘一肚子的话想倒出来,最后就出来这么一句。
  文英婆婆缓过神来,把桌子一拍:“真是一群乡巴佬,蛮不讲理!你以为文英是什么金枝玉叶呀,当初想进我家门的排着一大串,不就是看中你乡下人听话会做事,不乐意呀?不乐意就领回家去!”
  “城里人是人,乡下人就是骆驼?”大娘怨恨地问。
  “俺是乡巴佬,文英也不是金枝玉叶,好,俺现在就把文英领回家。不过我得把囡十几年的委屈讨回来!”丁老汉说着操起桌上的杯子摔得粉碎。
  “你摔谁?”公公蹭得站起来,全然没有斯文的样子,“打电话报警。”
  “报哇,不说俺是乡巴佬吗?你过去当领导就是这样对待老百姓?”丁老汉冷笑着说,“辉松,打电话叫电视台来,也让这一家作威作福的东西晒晒太阳。”
  他娘舅见这阵势,赶紧拦住丁老汉:“消消火,他外公,给我点面子,有事好好说。”
  “他母舅,你不知道,他一家与过去的地主老财有什么两样,把俺囡当使唤丫头不说,特瞧不起俺乡下人。乡下人说娘屋里亲家是上亲家,俺不说这个,单凭她娘一把年纪,前天来女儿家串门,硬是撵了出门!进城才几天?你老子不就是个乡巴佬!”丁老汉手里还捏了个花瓶,不是母舅拦着,也摔了。
  辉煌早看不惯妹妹一家人势利相,见父亲大动肝火,不得不装出劝和的姿态,说:“妹夫一家都是高素质,响鼓不用重锤,您就少说几句。”
  “这叫高素质?乡下三岁孩童也不会如此。”丁老汉瞪了辉煌一眼。
  文英公婆被说得脸红一阵白一阵。
  那母舅一边使劲朝他姐姐眨眼睛,一边说:“他外公,别生气,这事我姐姐做得不对,我赔不是。”
  文英婆婆一向是见风使舵,今天要和这乡下倔老头闹,丢不起脸,也捞不着好,毕竟自己自觉理亏。于是,赶忙倒上一杯茶递上去,说:“对不起,亲家公,亲家母!喝杯热茶消消火!”
  大娘心善,见文英婆婆转了脸,也扯扯丁老汉的衣角:“给女儿留点面子。”
  丁老汉看着眼里含珠的女儿,火气渐渐消了下去,但要走出这个门总要有一个说法,又不好再教训亲家,毕竟是同辈,便转头对女婿说:“崽俚,今天我把话丢在这里,大丈夫要保妻贤子孝,靠的是德行,靠的是做出榜样。人没有贵贱,只有时运,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俺不死总能看到!”
  母舅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赶紧圆场:“尊老爱幼,古今同理。姐和姐夫也该多些宽容,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闲来多动手,病痛绕道走!”
  文英公婆婆不停点头。一天的乌云散了。
  6
  几天后,丁老汉去了商务局看门。每天就是收发报纸文件,开关大门,住的是门卫室,一房一厅一厨一厕,方便又清静。闲暇时光,也学着城里人侍弄花花草草一样,把大大小小的盆钵种上蔬菜,自得其乐。
  外孙女芷�S考上了重点大学,要摆谢师宴。大娘是真不想再见到芷�S的爷爷奶奶。丁老汉开导她,乡下人活在天大地大的山水之间,心胸应该比海还要大!丁老汉其实也不知道海有多大。
  从芷�S开始记事起,爷爷奶奶从来没有抱过她,更别说带她睡觉,不知道是嫌弃她是个女娃,还是觉得带孩子是她妈妈的事。每次看着爷爷奶奶收拾得光鲜出门,回来又买来一大袋东西,她总想去翻找有没有买给她的东西,但每次都是失望。
  “奶奶,我就要离开了,您会想我吗?”芷�S举着酒杯,凑到奶奶身边,总想触摸那份丢失已久的慈爱。
  “想,宝贝孙女为我们家争了光!”奶奶脸上绽若桃花。
  芷�S试探着说:“奶奶给我买台手提电脑,好不好?”
  “找你爸妈要去呀!”奶奶的笑脸倏地不见了,芷�S触摸的依然是一座冰山。
  芷�S无精打采得把头靠在大娘肩上,大娘粗糙的手摩挲着芷�S的头发:“孩子,不要生你爷爷奶奶的气,无论你将来在哪,他们都是你最亲的人。”
  大娘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布包:“外公外婆没有工资,拿不出更多的钱,这些拿去买电脑,也不知够不够?”
  “五千?够!”芷�S高兴得蹦起来,一手拉着外婆,一手拉着外公。满手的老茧虽然生硬生硬,却是无限温暖。
  看着芷�S跟外公外婆的亲热劲,芷�S奶奶觉得孤零零的,便过来凑热闹。
  芷�S见奶奶过来,便要借故离开。芷�S奶奶嗔笑道:“鬼丫头,奶奶还不如外婆亲!”
  大娘说:“亲家母多心。孙女外甥女都一样,分了就不亲。世上只有藤牵子,藤老了,不就是指望子金黄饱满?”
  芷�S奶奶愣了半天,若有所悟。

上一篇:两只喜鹊在迷茫中寻觅

下一篇:闲话西游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